欢迎光临道家符咒网    今天是:

道家符咒网

当前位置:道家符咒网 > 道教符咒 > 道教这么修炼金丹术

道教这么修炼金丹术

文章来源:未知 文章作者:道家符咒网   点击次数: 2
  
一、唐前的长生追求
早在道教产生之前,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就有许多主题,这也是道教符咒不朽的根源之一。祖先想象了许多永生化的人、死的土地、死药等等的传说。《山海经》海外《南经》记载:“不死人在胶田之东,他们的人是黑的、长寿的、不死的。屈原“天文”有“为什么不死”的问题。“楚辞游历千里”,并说:“逝去的人的丹秋,离开了不朽的故里。”“"淮南"的"不死的野蛮荒"记录。“韩非子朔林”说:“有一种仙药献给了景王。“山海西经”还记得昆仑山,有巫婆和巫婆“都开着永生的药。”《淮南子· 览冥训》说:“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高诱注:姮娥,羿妻,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未及服之,姮娥盗食之,得仙,奔入月中,为月精。祖先精神世界的最大限度是生命本身。摆脱这种限制是我们祖先的持久愿望。在当时生产力水平和认知能力的前提下,他们想象出这种不朽的神话和传说,表达了自己的美好愿望和追求。
在"秦汉"时代,僧侣们为了迎合皇帝的不朽,在古老的和不死的古代故事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些新的和不朽的神话。《史记·秦始皇本纪》记录,秦始皇二十八年曾派齐人徐市领导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神仙,起初又使燕人卢生求仙人羡门、高誓,使韩终、侯公、石生求仙人不死之药。秦始皇的求仙举措都是为了完成他常生不死的梦想,妄想永远地统治他庞大的帝国。《史记》和《凤蟾书》记载,汉武帝更热衷于造访神仙。术士李少君靠仙术失宠,他对汉武帝说:“祠灶则致物,致物则丹砂可化为黄金。黄金成,认为饮食器则益寿,益寿则海中蓬莱仙乃可见,见之以封禅则不死……”又说本人曾亲眼见过安期生,“安期生食巨枣,大如瓜”,“合则见人,分歧则隐”云云。起初,汉武帝又前后任用方士少翁、栾大、公孙卿等人求仙,皆无效应。但是武帝很好,在派人出海求医的同时,他还建起了白亮台、铜柱,为了寻找仙人掌而露出仙人掌。
皇帝的不朽活动间接地催化了自战国时期仙族的理论和实践,为道士的长期炼金术活动开辟了序幕。道教形成后,道家们在易学、老庄和求仙实践的基础上,升华了对长生不老的追求。
自魏晋六朝以来,在道教的推动下,炼金服在文人阶层中颇受欢迎。魏晋之际闻名的文人何晏、王弼、夏侯玄等都是服药的名士。嵇康的竹林也服用了这种药,<金树·嵇康‘传播>说他“要自学成才,服务于食物,以圣歌自持于心”。魏晋时期,以武术为主。南北朝时,吃的风还在继续。当时,金丹道教兴起。道士们指出燃烧金丹可以使神仙长生不老。“抱蒲子金丹”云:“老子的秘密:子不能还丹金液,虚自苦耳!”夫丹的时间越长,燃烧的时间越长,变化就越好!当黄金被放进火里,它就永远不会被出售。如果你接受这两样东西,并完善你的身体,你永远不会死。”《南史卷七十六· 陶弘景传》就有闻名羽士陶弘景曾为梁武帝用黄金、朱砂、雄黄等烧炼金丹的记载。烧金但已成为道教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唐人炼丹求仙的宗教狂热
唐宋六朝继续兴盛。由于统治者的道教崇拜政策和道教自身的进一步完善,唐代社会掀起了道教信仰的高潮。皇帝、妃嫔、皇族、公主、大臣、文人、大夫等都热衷于道教的炼金术和神仙活动。从客观条件上看,一方面,唐代社会经济的繁荣为统治阶级积累了大量财富,使得炼金术等浪费活动成为可能;同时,在唐五代时期,炼金术以烧炼金药为基础的技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安装了三脚炉,组合用药,解毒方法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另一方面,唐朝的繁荣社会状况促进了统治阶级的工作,并享有生命的氛围。丹药的疗效,无论是在实践中还是超越,都能满足这一需求。
在那个时候,人们迷恋炼金术,其中一些是由于某些信仰,但许多人与信仰无关,而只是为了追求永生或声音和色彩的快乐。当时,上层社会弥漫着炼金术士求仙的气氛。以这种方式,一些真正信仰和内部基础的真实道家可以取得成果,但有些人的炼金术喂养活动必然会误入歧途,这就是为什么外丹沦落的原因。
据陈国符先生《道藏源流考》附录五《中外洋丹黄白术考论略稿》编录唐朝丹经书目百余种,另陈先生《中外洋丹黄白法考》附录二统计:“唐宣宗大中年间长安及四海精心烧炼龙虎丹者数千人。“唐代很多皇帝都迷恋炼金术。许多皇帝都沉溺于“神仙”,即所谓的“神仙”,以求长生不老。特别是在晚唐帝王时期,食毒者较为普遍。唐朝很多天子的死,都与食药无关,这在《旧唐书》和《新唐书》都有记载,清代学者赵冀《二十二史札记》卷十九中的“唐诸帝多饵丹药”条中对此也叙述甚详。
部长也服了药。“新唐书”第九卷第二卷“杜福威传”载录:“福威是长年不朽,鱼饵云母中毒,武德二月,暴风雨结束。”《新唐书》第93卷第尉迟敬德页《传记》载:“景德夜节…云母粉也可以用来诱饵延长方石的寿命。”中唐时的昭义节度使李抱真更是一个陶醉于丹药的惨剧的典范,《旧唐书》卷一三二《李抱真传》载:“(抱真)晚节又好方士,以冀长生。还有孙季老人,为了抱住真正的炼金丹,抱着真人说:‘服务如升仙’,所以系为客服人员。号码是沈佐,说秦皇这个丹,中国人和吴人都不用了,只有我见过,他是在清朝,而我没有越来越多。梦中的仙鹤翱翔天空,雕刻木鹤,穿衣道士学习繁衍。都吃丹二万片,肚子硬不吃,就会死,不知道有多少天。道家牛洞玄以猪肥谷作画,完完全全。病少间,季长复曰:‘垂上仙,何自弃也!“一夫三千丸,万亩死亡。”
炼丹术
唐代道教炼金术理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不仅皇帝、大臣对于丹医学痴迷,文学士也不例外。卢照邻、李颀、李白、韩愈、元稹等闻名文人都曾炼过丹药,这在他们的诗文中多有反应。
虽然人们怀着伟大的热忱炼丹求仙,尽管不少人是经由过程外丹成就的,如葛洪、陶弘景,对于普通人有时也暂时有一定效应,但长期来看,服丹的社会效益弊大于利,更没有哪个人不内修就可以真的长生久视,仅仅依赖丹药反而可能为此而丧命,因此,人们开始怀疑、开始反省。唐人的诗歌和散文中不断出现批评和揭露丹玉的危害的内容。
韩愈写了“太学李军墓志”,描述了8例汞灾,其中韩愈痛苦地描述了他8种老药的痛苦死亡,令人震惊。韩愈总结了吸毒者的心理说:“不相信普通的方式,和生意鬼一样,死了就是遗憾。”那善人说,死人没有路可走,我却没有。“初期病,说:”药物引发的病,病到药,而不是死。“死了,后悔了。”吸毒者的心理困惑、虚荣和幻想所揭示的迷茫、虚荣和幻想,表现出他们矛盾和痛苦的复杂情绪。
韩愈本人也因服用避孕药而死亡。王琎民先生说:“唐是最繁荣的天体艺术。以韩愈、李泌之明达,至早年皆以服丹不起,可见假丹道学说误人之深。”与韩愈同时代的白居易在《思旧》(《全唐诗》卷四五二)诗咏述韩愈服丹药病死之事曰:“……退之服硫黄,一病讫不痊。秋石略有提炼,老尸不死。杜本公式,一整天都很臭。崔君夸大了药物的威力,整个冬天都没有穿衣服。或疾病或暴力死亡,但中年。老人对食物不满意,老人的生活不会延迟。…当你往杯子里放东西的时候,其他的都会飞上天空。”白居易罗列了其时的墨客、也是他的伴侣的韩愈(有人认为是卫中立,字退之,可备一说)、元稹都因服丹药而过早的脱离人间,杜元颖和崔玄亮也因服药而深受丹毒之害,而自己因不服丹药反而得到保全,因而感叹说乐天知命、顺其自然才是养生之道。白居易诗表明,部分文人对炼金求寿的行为有了清醒的认识。
三、唐代仙道小说中的炼丹描写及其时代精神
唐代仙道小说中形形色色的炼丹描写
为追求长寿的描述,在唐朝咸陶小说中,精丸有许多表现。《章全素》(《宁靖广记》,卷三一,出《宣室记》),《刘晏》(《宁靖广记》卷三九,出《逸史》),《刘知名》(《宁靖广记》,卷四一,出《仙传拾遗》),《王卿》(《宁靖广记》卷四五,出《原化记》),《刘商》(《宁靖广记》,卷四六,出《续仙传》),《陈惠虚》(《宁靖广记》卷四九,出《仙传拾遗》),《侯道华》(《天平广记》卷五一,出《宣室志》),出《仙人感遇记》),《杜巫》(《宁靖广记》卷七二,出《玄怪录》),《杜子春》(《宁靖广记》卷一六,出《续玄怪录》),《萧洞玄》(《宁靖广记》卷四四,出《河东记》),《韦自东》(《宁靖广记》卷三五六,出《传奇》),这些篇目都有记录。
其中,“张全书”和侯道华都说了长寿需要真诚和机会,穷人和穷人可以长生不老的道理。“张全素”蒋生“因傲慢无礼,未能认出他的仆人张全素是一位道家仙女,错失了炼丹成医、陶成仙、炼金术十年无效的机会,死于四明山。杜光庭的《仙人感遇记》卷三《郑又玄》也可为证,郑氏由于“骄傲之甚”,“凌辱于物”,故终不得成仙。相反,在侯道华中,侯道华是一个被鄙视的奴隶,但他不怕笑,不怕努力,不怕勤奋,终于成为神仙,以致于专攻神仙的道家无法接近他们。这个故事可以解释道,身份和背景不是道家长生不老的必要条件,正如《宝普子内篇》中葛洪所说:“道家长生不老的关键是志向,而不是财富。苟非它的人,是又高又厚的货物,因此是沉重累人的耳朵。他还说:“在过去,得到仙道的人,穷人和卑微的人,是没有地位的人。”“小说告诉我们,长生不老的关键在于长生不老的态度和诚意,而不是财富和地位等外部条件。
《刘知名》、《刘商》、《刘晏》、《杜巫》则提醒了炼丹求仙者的心态。在刘伍明中,奉命追捕他的泰山使者对他说:“时限结束了,死亡时间也就结束了。”只有走进峨眉山,我们才能超越生与死,从他的话里说出无名,他才能最终完成这条路。《刘商》中,刘商“每叹时间甚促,筋骸渐衰,朝驰暮止,但自劳累,浮荣世官,何益于己”,终究寻得丹药,长生不死。生活的困惑和命运无常的斗争,使许多人把困惑的目光转向道家的长寿,希望通过炼金术、追求永生等方式超越生命的界限,永远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可能是当时大多数炼金术士的共同心理。当时,人们对丹药的功效高度推崇,丹药甚至成了生死攸关的关键。《刘晏》中,宰相刘晏结识变化为花匠的神仙王十八,对他经心款待,后来,刘大病欲死,王十八用丹药为他延命三十年;三十年后,王来索还丹药,刘晏数月后去世。在这里,道士丹药可以回归生命,失落会死去,丹药是生命的关键。
然而,炼金术和长寿毕竟是阳春和白雪渠最深的修行。他们是少数具有真正信仰、研究、继承和实践训练的人才可能达到的顶峰。在无数成功的正例与少数的反例的巨大反差下,唐代世俗百姓的心态是极其矛盾和复杂的。小说的"《杜巫》"是唐人对炼金术的矛盾心理的典型反映。杜武尚书小时候就被道士给了一剂药水。无食物,外形美观,光照无病。后来商州多刺的历史上,自既邓泰寿以来,频频受到尊重而不吃,怕惊人之举。所以他想去找他的丹,所有的客人都问他。道家教人喂猪肉,“还吃血”,药就吐出来了。杜巫刚在饮食实践中产生了一些影响,但后来受到世俗的影响,试图去丹那里。这应该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普通的追随者从业者谁没有心思这样做。小说的结尾还写道:巫后50多年来,不计其数的烧药生产,出人意料地失败了。“这部小说的叙事存在着深刻的遗憾。似乎,尽管有少数世俗人士受苦受难,但唐人在炼金术上从未孜孜不倦地争取长寿,这并没有完全摧毁人类历史上最宏伟、最神奇的伟大理想。
人们崇拜金丹的功效,炼金术在普通人眼中是相当神秘的,注重很多禁忌,如时间、火等诸多因素。在王卿中,道家把药放在炉子上煮熟,命令王卿放在厨房下面生火,王卿偷偷打开药在锅里窥视,药变成了一只白兔,从水壶里出来。道士说:“药丢了。”后来,道士史相宇走了几步,两个道士变成了白鹤,于是他们抓起白兔,放进壶里继续烧着。因此,王卿人被驱逐。在这部小说中,王卿私下里窥探炼金术中的禁忌,把仙药想象成一只白兔是相当新奇的。
唐朝时期的炼金术文化盛行,许多僧人追求它。《陈惠虚》中,“陈惠虚者,江东人也,为僧”,一次偶入仙人之境,仙人张老奉告他仙人可学,只需“立志坚久”,就可“肉身升天”,惠虚自此慕道,晚年终于得到大还丹,得道成仙。僧侣们还参加了道教的炼金术和神仙术活动,这表明外国佛教文化也沉浸在道教之中,道教的外部炼金术在唐代广受欢迎。
在许多情况下,炼金术可以燃烧黄金,有些人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利润。《成弼》(《宁靖广记》卷四○○,出《广异记》)中,成弼奉养在太白山炼丹的羽士,羽士送他十粒丹砂,一粒可以使十斤赤铜化为黄金,起初,成弼太过贪婪,求丹砂不成,杀死道士,夺得道士剩余丹砂,多变黄金,很快殷富,被人告发,唐太宗得知后召令造黄金,要尽天下之铜乃已,凡数万斤而丹尽,其金即所谓的大唐金。太宗命令列出了它的一面,弼实不详,皇帝称其为欺骗性,然后将其砍断。唐代的晋朝也传开了。这种唐金是药金,不是真金。
在小说王常(太平广记卷)中。303,走出潇湘路),炼金艺术已成为人们拯救世界、脱贫的一种手段。王常赌气任侠,有扫平世界祸乱、解救天下饥寒的志向,神人授以烧炼黄金的神术,并告诫他不要授之以贵人和不义之人,济人之外,不要奢逸。后来,王常用这种艺术周游世界,用黄金浮雕是稀缺的。这部小说表达了作者对统治阶级的强烈不满,统治阶级处于救人和无所作为的地位:秦皇年,汉武和皇帝。帝王在救人的地位上,他们自己的救人艺术却不是,相反,求仙的艺术就不是了。尔无来拯救人类,拯救世界,固体可以做到这一技术。“这部小说表达了道教造福世界的思想。这部小说虽然很难普及炼金术救世的思想,但也表达了道教对中晚唐社会现实的关注和关注,希望借此挽救社会危机。
四、外丹术之转变与唐人仙道小说
同时,阳极出现负值的时间是负的,不容易推理。自炼金术出现以来,单用丹药的危害和危险一直被事实所证实。越来越多的人从这些痛苦的教训中清醒过来,认识到真正的金丹大道在功利主义太强的世俗社会中难以普及。我们必须加强内丹术。
其次,内丹取代外丹也与当时学术思想的转变密切相关。在中国原始的传统民俗学中,道德和生命都是修复的,心灵的本质自然存在,没有必要特别关注心灵,因而不重视对人性的研究。在道教的长期发展过程中,它吸收了一些佛教思想,注重对人的思想的探讨。佛教追求成佛,佛教哲学探讨佛性问题,道教追求不朽,道家哲学探讨道教问题。道教认为,道路的性质是如此安静,所以每个人都可能是一个仙女,但这是由于心脏的妄想,或外来物质(或"上下文")的吸引,或者性本质没有得到保持,所以要恢复。
同时,炼金术理论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在炼金术理论的早期,人们相信一切事物都是可以改变的,人可以变成仙女,他的东西也可以变成金丹。拿金丸,就是把金丸的固体不酸败的性质转移到身体上,也就是所谓的“护金者,玉器人”,如“玉”(“包森的内心·不朽”)和“求异物强”(<贝克公园,金丹“)。后来,内丹站起来代替外丹。所谓的炼金术不再是燃烧矿物材料,而是把人体当作头皮屑,把精神当作水银和铅。“仲录传道集”说:“真气藏于肾,所谓铅本也。”所谓的水银,心液,正杨起也是.“这样,以人体为三脚架,炼金术就成了一个内修的过程,修炼的起点就是人的心的活动。在早期炼金活动中,炼金术士强调道德性和精神上的虔诚,以及其中所包含的精神实践,从而决定了炼金术中的药与火等。当外丹转化为内丹时,一切都将取决于人的心的品质。以这种方式,精神实践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心灵的学习和锻炼已成为实践的关键。
从外丹到内丹的转变也反映在唐代的神话故事中。《杜子春》、《萧洞玄》、《韦自东》三篇都体现炼丹不成的故事,情节大致相通。
这位老人在酒里闲逛,财产也用完了,他一次给了他三百万美元,同时又给了他一千万美元。在这两次,他反复和浪费,这暗示了他的心和自然的脆弱。为他在最后一刻的犹豫不决奠定了基础。第三次,他接受了3000万的老人的周济,决心做一个新的人,做好事和道德。后来,老人和他一起上了华山的云峰平台。老人使丹变得温文尔雅。他替老人看管丹炉。老人告诉他“小心别说话”。神和恶灵,地狱的野兽,以及君主的亲属,都被他们所有的苦难所束缚,这是不真实的。但是,不要说话,不要动,最好是放松和恐惧,最后也没有什么可以忍受的。“所以他经历了各种可怕的幻象试验。金甲将军仗剑张弓,斩射相加,猛兽毒龙,争前搏噬,子春神情不动;雷电交集,洪水直下,子春危坐不动;甚至把他妻子捉来,在哀求号哭声中百般折磨,惨不忍睹,他的神色皆不为所动。此后,他的灵魂沉入地狱,受尽火锅汤的煎熬,山上的剑树,想起了老人的话,却没有呻吟。在他被转世成一个哑巴女孩之后,他长大了,结婚了卢生人",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岁的孩子,卢生"愤怒而不笑,婴儿在石头上摔死了,血溅了几个台阶,齐春喜欢儿子,突然忘记了约会,没有感觉到"声音"。“呼”的声音一直在响,到处都是火,房子都被烧了,炼金术的成就也不见了。道士叹了口气说:“我儿子的心,喜怒哀乐,恐惧,邪恶,欲望都被遗忘了,什么都没有实现,爱。”要使儿子没有我的药的声音,儿子也是不朽的。“这里指出,炼金术成败的前提在于坚定的意志。只有一心一意的时候,才能完全忘记七情六欲,经得起心的考验,进入无私状态,消除各种幻象的干扰,才能成为仙药,成为道家仙。相反,即使有一点自私的干扰,它也会被恶魔带走,就会成功。杜子春非常强调心灵的功能,反映了东正教道家对世俗民众的强烈批判和金丹成贤的功利主义心理。这些思想促成了从外丹到内丹的转变。
萧东轩的主旨和情节与杜子春大致相同,但在这部小说中,主人公不仅受到野兽和地狱的折磨,而且还受到美女的诱惑。杜子春转世为女人,永不转世为男人,同样是因为心中的爱和炼金术的失败。
《韦自东》中,韦自东自告奋勇,打死两个吃人的夜叉,成为了有名的英雄。这就是为什么道家要他照看丹炉的原因。韦自东也经受不住测试。恶魔成了道士的主人,欺骗了韦自东,摧毁了药炉。
这三个故事中,钱钟书据信是“大唐西域”七卷婆罗洲救生池段的源头,而后来的小说“绿野仙踪”73次“寿仙炉六友烧药”也是由此衍生而来的。这种情节模式以道家的故事为基础,被集成到佛教文化中,反映了当时道教文化的历史现象,引领了当时的社会思潮。道教故事是佛教所用,具有道教由外丹向内丹转变的文化色彩,值得我们关注。
总之,仙岛小说中大量的火药描写都体现了道教的长生观和信仰,无论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长生不老,都体现了道教的这一核心信仰。道教是一种以生命为乐、重生与灭亡、追求长寿与长远愿景的宗教。例如,在老子关于王者的笔记中,道德经第十六章中的“王子是国王”和王乃大被“王子出生,出生就是伟大”所取代。在第二十五章中,“老路、天、地、王”也是伟大的,全区共有四个,而“王居艳”的“王”被“盛”所取代。“注”说:“人生,另一身之道。”意义:这种“生命”,如成长、生命、生存,是道的表现,生命和天地也是非常重要的。在《太平经》中,有“伏天道杀恶如生”的说法,并十分重视“生活”。葛洪强调:“天地的伟大美德诞生了,善良的人也诞生了。”这是道家的秘密,对长生不老的人来说太长了.(包普子的内篇,勤奋)
道教信仰的核心是对生命的肯定和对永恒生命的追求。主体的不朽信仰,对于生命的爱,世界的爱,根植于中国人和中国人民的爱情生活的生活中,人类的长期和不确定的存在是世界所有幸福的高峰,这是对人类生活和人类世界的肯定和爱!虽然它远非常人所能企及的,无论是长生不老,还是远见卓识,但它缺乏毅力和道德,但它的生命永恒的希望精神和人类爱的无限满足和连续性,在现代社会是缺乏的,这是道家思想的伟大贡献。重生到世俗社会的过程。因此,从这一角度看,唐代炼金小说具有独特的文化价值。
揭示唐代仙桃小说中的道教文化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本文试图探讨唐代小说中道家炼金术的切入点,揭示唐代仙桃小说所蕴含的道教文化色彩。它反映了唐人小说中宗教氛围背后的真实世俗和时代心理,使我们走进了当时文人的真实世界,更接近历史的真相。鲁迅先生说:“中国的根基在于道教——通过阅读历史,许多问题可以很容易地解决。“我相信,从道教文化的角度去考察中国古代的许多文学作品,包括唐代的仙岛小说,一定会有更多的收获和发现。
 
  • 平安护身符楞严咒吊坠挂
    平安护身符楞严咒吊坠挂
    市场价:¥5
    结缘价:¥1.8
  • 龙婆马哈苏拉萨
    龙婆马哈苏拉萨
    市场价:¥55
    结缘价:¥39
  • 五眼四耳粉牌版
    五眼四耳粉牌版
    市场价:¥528
    结缘价:¥399
  • 圣经法戒
    圣经法戒
    市场价:¥325
    结缘价:¥298
  • 阿赞湿蝎子油
    阿赞湿蝎子油
    市场价:¥369
    结缘价:¥258
  • 拉胡庙拉胡手绳
    拉胡庙拉胡手绳
    市场价:¥105
    结缘价:¥78
  • 泰国进口蜡线本命年红绳
    泰国进口蜡线本命年红绳
    市场价:¥98
    结缘价:¥58
  • 招财守财
    招财守财
    市场价:¥568
    结缘价:¥460
  • 如意泰国佛牌
    如意泰国佛牌
    市场价:¥420
    结缘价:¥300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4-2013 https://www.fuzhouer.com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符咒_符咒大全_道教符咒_回心转意符_平安护身符-道家符咒网   辽ICP备17014792号-2